赤寒霸

镇压完这样了哈哈哈哈哈
看来还要多教教你拟态啊狗子……

无死亡镇压天启纪念一下(*^ω^*)
唯一缺憾是三个戴着蝶哥饰品的家伙没了薄冥饰品……忘了解锁了555
几个第一天上班的新人真心沾光了啊
发现一无还是要管,出来的话比天启还难搞
兔子队和处决弹清空了文职,用穿着笑靥的溜达一圈,尸山永远一级太可怜了hhh
最危险的是几个会魅惑的异想体,小王子樱下墓之类的……
总之有薄冥了好开心啊

不分享对不起这首歌……

《御从》9

警告!麦凶威了!
(然而并没有凶到最后。我就知道他坚持不住ω)

【9】
威尔逊在森林里走着,用魔法将脚前的草丛和花朵向两侧推开,眼睛里闪烁着使用魔法时特有的金色光芒。
初春的花朵星星点点地开在坚冰和嫩绿中央,细微琐碎的样子有些寥落。
“还不如不开”,他会这样说吧?
威尔逊感到心里一阵钝痛。
他在朝太阳升起的地方前行。他必须离开……如果他只能伤害到他的话。
这几个月就像是一场梦,踩着柔软的青草,威尔逊想。一个甜美的梦。
梦里麦克斯韦慢慢地学会了笑,学会了交流,慢慢变得不再只是一个野兽,而更像一个有感情的生物。
梦里他与死亡赛跑,在麦克斯韦的指引之下打开自己的心门,一味懦弱的他始终不肯也不敢接受魔法的黑暗面,而麦克斯韦警告自己如果连黑暗都未曾知晓,那善良只能称之为懦弱。他于是直面了那恶毒与痛苦,即使自己仍然坚持一味坚持的纯白。
梦里他躺在书的海洋里,抱着书本睡着,麦克斯韦走过时的轻笑环绕在梦里,醒来时总会有一件大衣。然后还给他的时候,还能再看到一次他的笑容,他眼里无形的钳子,是那样诡异却迷人。
然而,梦总会清醒过来。
那日他握着书本,那里面的情节如同一把匕首剜过他的心尖,让他忍不住眼泪流淌。他去找他了,他只是想要一两句安慰的话语而已,他心底缓缓丛生起来的依赖,就像城堡外初春的幼苗。
然而他却猛地关上了门,把他关在了外面。
“威尔逊……把你的眼泪擦干……请。”
“怎么了?老师……?我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威尔逊。”
沉默。
“你的眼泪……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
威尔逊听到一声沉沉的叹息,和手轻轻抵在门上的声音。
“因为你具有魔力,你的气味……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尤其是来自你的体液……一直以来都没有告诉你,真是抱歉,威尔逊。但是我对你承诺,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是老师,我……我在你的身边,会让你很不舒服……是吗?”
沉默。空气转回寒冬,仿佛结冰。
“我能承受。我不会伤害你的。”
就在那一刻,他的记忆飘回一个多月以前,他在清晨哭泣的时候,麦克斯韦努力克制自己的样子……
“威尔逊,以后随着你的长大,你的气味会……愈来愈吸引吸血鬼。将来你出去的时候,如果你发现有人尾随你的话,你一定要一直在有阳光的地方行走。太阳临下山的时候,如果你没有回来,我会立刻去找你。我会很轻易地找到你的。所以不用害怕,好吗?”
“……好的,老师。”
这甚至更糟了。随着他的长大,他还会带给这个救过他两次的吸血鬼更大的煎熬。
威尔逊在那一夜失眠了。他想着,这一切,毕竟只是自己有错罢了,怎么能伤害到麦克斯韦。现在,他已经没有性命之忧,梦也该醒了。真可笑,自己唯一能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做的,竟然只有离开。
正午的阳光照在村庄的石板路上。很幸运,他没有遇到森林里给他寻找食物的麦克斯韦便走了出来。
黑白相间的村庄,我应该能在这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吧?
但是在那之前,我需要先再走远一点……
威尔逊迈步,他感觉到有些饥饿,于是用从城堡里带出的银币换了一块面包。“多俊的小伙子呀!”他听到贩卖的女人说,礼貌地道谢。就在这时,从面前窗户的玻璃里,他看到他身后站着一个奇怪的人,穿了一身黑色的斗篷,罩着自己的脸部,完全看不清面容。
也是来买面包的吗?真是奇怪呢,打扮成这样,威尔逊想着,继续向远方走去。
然而,在过了一两个小时,他在水龙头处饮水时,又从水面里看到了那个身后的人影时,他有些慌张了。
吸血鬼。必定是了,因为不能见阳光而打扮成这个样子,等待着自己走入阴暗的地方或是太阳下山。
威尔逊深呼吸了一下。不能慌乱。只要一直在有阳光的地方走,他总会放弃的吧?
况且他学会了一些攻击的魔法,还是能僵持一阵的吧?没准……他能活下来呢?
于是他一直闷头向前走去。什么都不想,身后的脚步声便愈发清晰,低低的嗒嗒嗒嗒,让他毛骨悚然……
太阳开始下山。威尔逊感觉自己的希望就如太阳的光辉,一点一点下降,一点一点消失。直到最后一缕阳光消失,他颤抖着转过身来,看向那魔鬼。
魔鬼伸出了他的手,把脸部也凑近了,如同阴霾猛地笼罩。
威尔逊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喊出一句魔咒,朝魔鬼的脸上举手。魔鬼低低地吼了一声,头部的帽子被掀开,露出一张阴沉的脸……
“麦……麦克斯韦?”
魔鬼很愤怒地吼了一声,露出了尖利的獠牙,眼里的红光闪烁着,一下一下要把威尔逊的眼睛刺瞎。
威尔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魔鬼揽住了腰,猛地一提。巨大的黑色翅膀在魔鬼身后闪现,他飞上天空,引得威尔逊一阵眩晕……
威尔逊看了看脚下的村庄,很多人怀着惊愕的面容望来,有的人甚至在尖叫。
而魔鬼没有说一句话。
“老师……?”
“……”
威尔逊不安得皱起了眉。被夹在腰侧,他看不到麦克斯韦的脸。
“老师,我很抱歉……”
“你这个……”
威尔逊听到魔鬼把低吼出的后半句吞咽了回去。
“我,我只是……不想再让您痛苦了……”威尔逊狠狠忍着自己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我只是想……如果我会让您很痛苦,我可以离开……作为报答……”
“你以为你离开我可以活下去,哈?”
“……对不起,老师。”
“我她 妈不需要你的道歉!”
威尔逊被猛地抬高的音调吓得很惨,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变成了煞白。
他感到风猛地变得很剧烈,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正在飞速降落,最后落在地面上方。
麦克斯韦把他扔在了森林的地上,从一米左右的空中。他觉得有些疼,但貌似没有受什么伤。
“你以为我离开你就能……没有痛苦了?”
低低的呵呵呵呵……
“人类果然是愚蠢。留我形单影只地固步自封在古堡里,我就没有痛苦了?你这叫报答?你这他 妈是在用孤独折磨我!”
“我很——”
“哈,你还不如杀了我!想要离开的话,杀了我呀?你有这个能耐?”
“老师,”威尔逊控制不住的眼泪留下脸颊,“求——”
“你没有!你连逃跑都不行,你个——”
麦克斯韦猛地顿住,看着威尔逊的脸颊。
威尔逊顿了一下,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他把身翻了过去,用衣袖使劲擦着脸上的泪痕,可是那天杀的眼泪只会不停地往下流淌……
“对不起,老师……对不起……”
“……”
“如果……如果您实在生气,就杀了我吧……我……我是一个……”
一个废物。
一个垃圾。
一个残渣。
一个……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的,不能称之为人类的东西。
魔鬼叹了口气。
“看来……我刚刚说的话都白说了啊。”
麦克斯韦降落到地上,把威尔逊从地上掀了起来。威尔逊试图遮掩的瘦弱胳膊像软绳,被他毫不费力地掰开。
然后,他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紧紧盯进那震惊的蓝眼睛。那么近,威尔逊心头一紧,他会——
然而,麦克斯韦只是轻笑了一下。
“你看好了。对我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老师——”
“没有肉身的痛苦能使我感到难耐,威尔逊。我活过的日子里,已经尝过足够多的痛苦了。”
“可是——”
“只有精神上的痛苦,我永远不能接受。一千年,没有可以说话的对象,感觉自己慢慢变成一个野兽……你是想象不出那种孤独的痛苦的,年轻人。”
“……”
麦克斯韦叹了口气。
“别再走了,行吗?”
“……嗯……”
“向我发誓。”
“我发誓……”
“这就够了。”
威尔逊看到麦克斯韦的喉咙猛地挪动了一下,心里一阵疼痛。
“老师……”
“嗯?”
“您能不能……吸我的血?”
“什么?!”
“我的意思是……不用杀了我,只是……缓解一下……”威尔逊吞咽了一下,“就像,吃饱的人不会对香气太敏感……”
“……我答应过不伤害你了,威尔逊。”
“这不是伤害,老师……我情愿这样做……”
“你不明白。那样的话,我会沦陷在你的血液里的……我会变成一只野兽。我将不能控制自己。”
“可是……我不能看着您一直这样痛苦下去……”威尔逊闭上了眼睛,“我接受不了……只是,请求您,老师……”
仿佛永久的沉默……
“好吧。威尔逊。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看。”
“……真的吗?”
“我不会欺骗你的,威尔逊。”
威尔逊笑了一声,然后抱住了面前的魔鬼。魔鬼愣了一下,他伸起了自己的胳膊,但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
待到他想拥抱时,威尔逊已经推开,用白玫瑰一般的笑容看着他了。仿佛一束光刺进魔鬼腐朽昏暗的心底,连气息也改变。
我的。那个声音又开始吼了。
“老师,我们回去吧……?”
“嗯。”
圆月将深蓝色的忧郁洒在了森林的地面。

TBC

【帕衫】【双G】《原解》14

【14】
这种事情很尴尬很尴尬很尴尬很尴尬……
Frisk握着条纹衫的衣角,拘谨地坐在骨兄弟的绿色沙发上,看着Papyrus给坐在自己腿上的Sans揉捏肩胛骨。
想一想也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吧!
Frisk试探性地一扭头,Sans的脸正映入她的眼帘,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让她毛骨悚然。
完了自己可是教了弟控的弟弟那种事的“罪人”啊……
况且她现在很想问问两兄弟Gaster的事情……毕竟听Grillby说他也是骷髅啊!没准他们会认识呢?然而现在提起来岂不是很毁气氛?
“kiddo。”
“啊!”
Frisk不禁惊叫了一声,沙发垫发出吱呀一声响。
“heh。怎么了,收到了什么‘胫’吓?”
“SANS!那不是你每次对我恶作剧的时候都会用的差劲双关吗!快停下!”
“可是你看,kid在笑呢。不是么?”
Frisk确实在笑。想想,Sans这个弟控也不太可能在这个时候对她怎么样吧?而且……即使他对她有些许不满,他也尝到甜头了呢……不是么?
“你在想什么呢,kid?”
“啊……Sans,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Gaster的骷髅?”
“GASTER?那是谁?一个新朋友吗?”
“我也不太清楚呢,heh。没有啊,kid。”
没有么?唔……
“那,你们有听说过瀑布的一扇……很特殊的门么?”
“伟大的PAPYRUS听UNDYNE说过!”Papyrus说完,猛地坐得挺直,很不熟练地学起鱼姐阴森的笑容,皱起眉头,压低嗓门说:“传说,每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在瀑布就会出现一扇门,灰色的样子就像矛的利刃,它从未被打开,然后,呃……然后……”
“然后什么,pap?”
“然后……我也不知道了……”
“噗。”
“嘿SANS!我当时可是被吓坏了的!”
“嗯,那么,请问你能带我去那里么?”
“当然当然!伟大的PAPYRUS非常乐意!现在就出发吧!”
“也好吧kiddo。但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Frisk点了点头,看着Papyrus把Sans抱了起来,大跨步地向门口走去,心想这还真是……年轻人厉害呢。

灰色的门就在眼前……
人类在骷髅聚焦的目光下推开了门。
“嗯,人类,那是谁?”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狭窄的空间,那里面有一个骷髅,仿佛微笑着一般,也仿佛他生来就是那个模样一般,站在那里,没有动弹,就像一座雕塑。
“Gaster……”Frisk说道。
“kid,现在你打算怎么做呢?”
“我去看一看好了……”Frisk向前走去,看着这身体有些模糊的身影。那个身影没有看向她。那个身影没有看向任何东西。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Frisk伸出手触碰……
仿佛有不存在的声音轻响。
回忆像破笼的猛兽,一群群奔回脑海。









以后就要开始写回忆里的内容了!
会有大量的双G(以及ooc)
新的一年也会保持崛森的哦ω新年快乐!

《御从》8

突然更文嘿嘿嘿
高三太累惹……


【8】
吃完饭,麦克斯韦绕过桌子走到了他面前,伸出一只手。威尔逊犹豫了片刻,还是抓住了那只手。好凉啊,威尔逊想着,就像月光那样。威尔逊轻轻颤抖了一下。
“哦,我忘记了,孩子……嗯,这样好些了吗?”
威尔逊感受着那只大手的温度。真神奇,那温度瞬间就变成了温热,甚至比他的体温还要烫一些,暖得像一个小火炉。
这就是魔法吗?我将要学会的魔法吗?
一只黑手突然从地下钻出,端起桌上乘着残羹的盘子。威尔逊猛地一惊,轻呼出来。
“不用怕。那是我操纵的。”
“好的,老师。”
就这样,跟着那只温热的大手,威尔逊认识了这个城堡的构造,那奢华刺得威尔逊睁不开眼来,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似乎什么都有金色的镶边,雕像和浮雕处处可见,只是挂在墙上的风景画略显阴沉。楼梯都是螺旋的,很长有一种走不完的恐惧感,然而牵着温热的大手,总有一种安心的感觉。真的和伍迪很不一样,麦克斯韦并没有拽他,反而在他偏后一点的位置。威尔逊感到阵阵温度从他的背后传来。看来,麦克斯韦已经彻底改变自己的体温了。
“好了,终点就是这里。”
威尔逊睁大眼睛环顾四周。他们来到了城堡的顶端,这里旋转的楼梯旁是一层一层的书架,环着城堡圆形的墙壁,像一个书的世界,这书的海洋引起他的心尖一跳,让他沉溺。在一侧有一个阳台,他望了一下,不禁想着从这样高的地方往下看,会是怎样的呢?
“想看看吗?”
威尔逊点头。
麦克斯韦牵着他走上阳台。威尔逊抽了一口气,他看到了在寒风里仿佛绿色的海浪的针叶林,摇摆着,推到远方是黑白相间的村庄。他听到了鸟鸣,婉转悦耳,细腻动听。他想再往前走几步,牵着他的手却突然翻过来扣住,用手肘阻碍他的大臂。
“不要往前走了。危险。”
“对不起,老师……但是,真的好美啊。”
他听到麦克斯韦的几声轻笑。不知怎的,他觉得这笑声很可怕,像是有一些附加的东西在里面,像……钳子一样。可是他的心底涌出一种渴望,像是一个人站在高空,就会有往下跳的冲动一般。
他想被那钳子攥住。紧紧地。
麦克斯韦的手臂和他的手臂叠在了一起。他感受着那触感,不是人类的光滑,还有丝绸一般的优雅。有点像身上穿着的蜘蛛丝,却又带着温度,随着自己的呼吸轻轻摩擦,带着安慰一般的感觉。
那是他第一次喜欢上他的身体。

《REMEMBERED》

《REMEMBERED》
一个脑洞……或许可以叫做AU?
被捅刀之后的产物。
疯狂。



今天真怪。
雪踩上去竟然是松糯的,而不是冰冷的。松树看上去竟然是深绿的,而不是尖锐的。番茄酱尝起来竟然是黏黏的,而不是酸甜的。酒喝起来竟然是滑滑的,而不是辣的。
好像有什么天降的幸运,忘记了所有的喜悦与伤痛,抛却了所有的脆弱与敏感。
好像站在什么悬崖的顶上,一切都如驶过的路灯一般远去了,只剩下摇摆与麻木。
Sans就这样回到家里,真幸运,今天的灵魂也没有疼。
“SANS!你又去Grillby's了?说过多少次不要去哪里啦?那里只有油腻腻的食物!”
Sans缓缓抬起头来。灰色的世界,灰色的声音,没有什么值得在意了。该怎么下去,怎么被爱怎么被杀怎么活着怎么死去都不需要再管了。
他看着自己的兄弟,鲜红的围巾猛地扎在他的眼睛里,比碎玻璃还要疼。然后一直,捅下去捅下去捅下去捅下去捅下去捅下去捅下去……
“SANS?你还好吗?”
他仿佛能感到那柔软。他在自己无数个旖旎的梦里上瘾的柔软。还有他兄弟的灰尘,覆盖在上面,随着他的每一次回忆、每一声抽泣无可救药地抖落在雪里,渗透进鼻腔里,呛得他猛烈得如同疯癫一般喘息,狼狗一般尖叫,然后改为号啕,他在几乎令肋骨爆裂的哭泣中睁眼又闭眼,闭眼又睁眼,灰尘和血红色在眼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ANS!你——你还好吗?”
不要,不要,红围巾,还有,温热……触摸……拥抱……
不……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SANS!……你不要吓我啊SANS!究竟怎么了啊?”
“呜呜呜呃呃……离开……快离开我……”
“SANS!”
“求求你了……求求……”
你的叮咛,你的嘱托,你的怒气,你的耐心,你的蹙眉,你的微笑……
“……放弃我吧……我……我想要……”
想要坠落,几十倍几百倍几千倍的重力加速度向下坠落,丝毫不用动脑筋地等时间把自己撕成碎片……
“……不,不!”带着点泣音的声音猛地响起,“SANS!我……我永远不会放弃你的!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伟大的PAPYRUS……永远也不会放弃你的!”
Papyrus的声音激动起来,好刺耳啊。就像他的温度一样,狠狠地透过来,抚摩着他的灵魂。Sans突然感觉有什么很痒,很疼,很愤怒,很疯狂地缠绕住他的灵魂,突突地跳动。
Sans怔了一瞬。
“我爱你。”
“S……SANS?”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SANS尖叫起来,拼命地扭动,然而怀抱只是更加紧而滚烫了,他像一个海里的灰鲨把渔网缠的愈来愈紧,最终筋疲力竭地瘫倒下来,然后用额头狠命蹭过心上骨柔软的围巾,蹭过心上骨的手臂,蹭过心上骨的胸膛,肩膀,脖颈…………
我是无力的……无论是对于命运,还是对于爱情……
我的敏感是不可去除的,我永远没有办法做一个机器……
这一切都好疼……好疼……
“好疼啊……”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沙哑呜咽。
“因为……爱我吗,SANS?因为我的缘故吗?我……我很抱歉……”
“……”Sans停了下来。他太累了,倒在对方的臂弯里,感觉着灵魂无法缓解的刺痛。
“……对不起……我应该更早跟你说的!我……我也爱你,SANS!……我伤到你了吗?……”
他也……吗……
“……”
“对不起……虽然我有想象过你跟我表白,但是没想到是这样子啦!不过没关系的,还好我们都喜欢对方!我们一定可以——”
“不是这个。”
“……什……什么?”
“不是这个。”
红色。鲜血。掉落的头颅。
“你会死……”
“……?”
“你会死……所有怪物都会……那个人类,她……她会重置,然后,玩弄我们……我们……我们都是玩具……”Sans已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叫屠杀线,她会杀掉所有怪物……我会看着你死……然后,可是,然后……重置之后……只有我记得……”
沉默。
“SANS?”
“……”
“你说的……都是真的么?……这样……可怕的事?”
“……”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看看你……一直,自己承担所有的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讨厌欸!”
“……”
“之后不许再这样了!之后……每次重置之后……你必须跟我说这个!这样伟大的PAPYRUS才可以帮助你!听到了吗?”
“……嗯。”
“答应我……向我发誓!”
“我……”SANS顿了顿,突然猛地流起了泪,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SANS!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还有你别想逃过去!你今晚必须对我发誓!”
“我很抱歉……我只是……”Sans嗫嚅着,突然轻笑,“我到底也没能……我让你伤心了,pap……”
“不……SANS,我宁愿这样……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SANS……我有多么希望能和你走近一点,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这样,帮助你……这是我最想做的事了。所以,发誓,好吗?”
“……好……好,我发誓……”
“哇咿,SANS……”
“……heh……”
“你笑了!你……哇……我真的让你好一些了……我……我还想帮到更多,SANS!能和我……讲一讲那个屠杀线吗……”
说道“屠杀线”,他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可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想要说。像心里的一把锁猛地被撬开,里面的情感喷薄而出。
“ok。”

Sans是个守信的骨。
经过十七条屠杀线,奇迹发生了。
Papyrus不需告知就知晓了屠杀线这件事。
只是知晓,没有记忆,但已经再好不过。
他仍然会直接原谅玩家,然而他的defence不会降到致命的低,让他可以承受住一次攻击,逃回家里……即使是逃跑也无所谓,因为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伟大的PAPYRUS。
他会和Sans进行双审判。
最后,他会替Sans挡刀,然后对Sans说:“下回,下回我就让你先死。”
而实际上,他没有跨时间线的记忆,因此他每一次都是死在前面的那个。
Sans会看着他的围巾发愣,最终会充满痛苦地杀死自己。
不过这次,再睁开眼的时候,不会再孤身一骨了。

Iamol:

我要说的基本都在这里了。

我真的希望版权问题不会只成为很多人嘴上说说的东西,真的,当我在汤上翻到这些这些post的时候整个人都可以说是很震撼。


有时候你甚至想象不到一个原创作者究竟还要怎么做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真的令人心疼。

我这篇文中引用的东西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你们如果要了解更多一定要亲自去看。


我希望不仅是UT圈内如此,我希望整个创作圈都可以如此,国内很多太太的作品都在被滥用转载,我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重视起授权的事情。


喜欢一件作品最基本的就是要尊重他的创作者,不是吗?





求大力传播,我想让更多的人看见并重视起这个问题(手动双手合十)


我要闭关学习了……
so,期末之前要把lof卸掉……
感谢大家的喜欢与等待:3
(其实一想到期末之后打开lof都是粮就很开心ω)
嗯,17号见。